一根风针

💤



背景@咔嚓咔嚓地咬着苹果树说
(T T ❤)

 

【易翎】阴天快乐

◆配对:梵易x南翎
◆超超超超短的短打,校园小清新风,是去年教师节突发脑洞(…

@祁风 说想吃易翎粮,突然想到一年前的这个玩意,就当成点文发出来8!(??你




文/zinwind


◇◇◇


梵易已经进去水果店有三分钟了,南翎倒也不急,撑着伞站在马路牙子上等。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天空如一方浸了水的宣纸,晕染着深深浅浅的薄云,于晦暗中透出破碎的光亮来。
——这种天气很适合发呆。
迎面吹着凉冰冰的风里裹挟着略微凛冽的水汽,是不至于让人打寒战的温度。南翎低着头,把脖子藏在衣领里,看积水上偶尔飞掠过的燕子的剪影——在楼与楼的间隙里穿梭着,剪断了明光,仿佛也带上了点阴天里特有的凉意。
他就这么看了一会儿,出着神;再一抬头,正好看见梵易踩着破碎的天空从店里走出来。

梵易提着明显过多了的购物袋,走起路来身子都是斜的。南翎看了一眼,走上前去,斜了伞帮他挡雨。

“好了?”

“好了。”

“走吧。”

“等一下,”梵易说着,费劲地把手里众多的袋子整好,提在一只手上;而后另一只手在背后摸了一把。

一支玫瑰花如同变魔术般出现在他手上。

那是一支——说实话——不是很新鲜的玫瑰,开得熟过了,红倒是红得惊艳。讲道理水果店居然有玫瑰这种事本身就已经很奇怪了——不过或许也不是从水果店里拿出来的。南翎思绪百转千回,瞧着花又瞧着梵易,面上没什么表情:“干什么?”
梵易眨眨眼,带着爽朗中略有些局促的笑说:“……教师节快乐……?”

又有燕子悄无声息地掠过,凉气和雨丝一齐在空中流窜着。梵易眨着无辜真诚的眼睛,送上一支——怎么说呢,教师节祝福。这幅场景多多少少算是有那么点浪漫感吧——滑稽的浪漫感。南翎于是绷不住了,笑起来。
“明天才教师节呢,而且教师节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啊。”他接过花来,“——你这干嘛呢,哄小姑娘吗?”
“不喜欢?”梵易用他那能迷倒一众小姑娘的帅脸做了个小委屈的表情。
南翎把玩着,没说喜不喜欢,也没了下文。梵易咧嘴笑了笑,不再追问,低头整起了自己的伞。

——梵易的伞是坏的,有两个金属帽松了,撑开的时候得塞半天,塞的时候又没工夫看周围的情况,十分不方便。他正塞着伞,忽然——毫无防备地——旁边的南翎一手扳过了他的肩膀,凑了上去,蜻蜓点水般在他嘴角旁留下一个吻。

凉的。

梵易不确定这到底是什么。说是一个吻,但根本就是嘴唇擦过去了,要说挨到嘴角都很勉强,在别人看来可能也就是搂着肩膀说了句话而已。他还没反应过来,南翎已经松开了他,自己撑着伞朝前走了。
“哎——不是,”梵易叫了一声,手里伞半开不开的,还没撑好,在慌张中喊着,“——我这伞还没撑开呢?!”
“快点撑啊,淋不着。”
“等——翎啊,你刚刚那是干什么——”

前方的人没有停下脚步。他伸开手臂,挥了挥手中的玫瑰花——那就像一簇融化在阴天青云里的花火,在暗色中燃烧着冷光——而后,清朗的、压抑不住笑意的声音也随着阴天的凉风传了过来。



“教师节快乐。”他说。




(END)


◇◇◇


瞎唠:

拉郎选手今天也成功地辣到了众人的眼睛吗是的辣到了but我还是想吹我(曾经非常非常非常)爱的cp呜呜呜(。
可以预见的未来时间里应该不会搞他俩相关乐,没梗又没脸(flag)


♪想对着天讲,说无论如何,阴天快乐~♪

评论(12)
热度(25)
 

© 一根风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