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风针

💤



背景@咔嚓咔嚓地咬着苹果树说
(T T ❤)

 

【HPpa】十二年前(2)

◆9册三人组齐了!然后继续快乐流水账(。

◆因为大家目前都是十一岁的小朋友所以互动都是友情向啦,估计我也写不到阿盟美惠谈恋爱的年龄(…


◇本节内容概括:在火车上




◇◇◇



阿绿看得出来阿盟一直心事重重的,大概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分院发愁。不过发愁也没用,想都不用想,他俩肯定是斯莱特林。姓培的没一个例外,他们甚至还讨论过培家人是不是中了什么“分院帽一定把你分到斯莱特林”的诅咒——掰着指头数数,纯血统、蛇、糟糕的性格。阿绿自己都觉得没跑。与其无谓抗争还不如就这么顺其自然算了。再说斯莱特林也没那么糟糕,有人想进还进不去呢。



一个女孩从拉门口探出头来,有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和一头柔软的披肩发。是之前撞到阿绿的那个女孩。这里已经是车尾,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别的空座位了,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那个,对不起……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当然,”阿绿给她腾位置,“你不嫌弃就成。”


女孩只当他是开玩笑,露出了一个不太好意思的笑容:“怎么可能呢……”


阿盟和阿绿一起帮女孩把箱子举到踏板上,之后女孩就在阿绿旁边坐了下来。她头上别着水晶小发卡,身着纯色的羊绒半长裙,脚蹬亮闪闪的跛跟小皮鞋,这打扮看起来就很……不巫师。


“谢谢你们!”女孩非常有礼貌地向两人道谢道,“我叫美惠,请问你们是?”


“我是培盟。”阿盟冲女孩点点头。阿绿也跟着自我介绍:“你好啊,我叫培绿。”


火车很快就开动了。窗外的一对夫妇一边追着火车一边朝着他们挥手,嘴里喊着“美惠多写信啊,如果有电话一定要要多打电话”之类的话。美惠半探起身子大声喊着“好的好的,你们早点回去吧”,朝着车窗外的爸爸妈妈挥手,一直挥到火车转过弯道看不见站台为止。


她有点忧郁的朝着远方又望了一会儿,坐了回来。一转眼看到阿盟和阿绿都在朝这边看,美惠赶紧解释道:“啊,那个,我爸爸妈妈都不懂魔法……他们都是医生。”


“哎呀好巧,我们家人也都是医生。”阿绿来了兴趣,“我们都是从吉萨医学院来的。”


“哇!是在尤卡半岛吧?我知道那里!”美惠有点开心,“我家也在尤卡,离那儿挺近的,说不定我们以后还可以一起回家呢!”


……一起回家不太可能,培南可不会乐意看见他们跟麻瓜小孩打成一片。阿盟说:“不过我们家的人不是普通医生,全是巫师,平时不怎么和不懂魔法的世界来往。”


“哦……”美惠若有所思,“怪不得,平时吉萨医学院都神神秘秘的……”


她顿了顿,看了阿盟阿绿脸上的大墨镜几眼,有点好奇地问:“那个,你们为什么都带着墨镜呢?”


“家族传统。”阿绿轻描淡写地摊了摊手,“你看学校里带着墨镜的,基本上都是培家的。”


“我们家都是纯血统,和一般人长得有点不一样,”阿盟倒是一点也不忌讳地向美惠解释了起来,“眼睛有点吓人,像蛇。”


美惠眨巴眨巴眼睛,也不知道她懂不懂什么是纯血统家族。大概不懂。


“就是说我们家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全都是巫师了。而且我们家族正好还是传说中的蛇族。”阿绿沉痛道,“恭喜你第一个搭话对象就是俩斯莱特林。bingo!头奖。”


“哎?你们已经知道自己在哪个学院了吗?”美惠惊讶道。


阿绿故作深沉:“没有。不过肯定是,培家全家没一个不是斯莱特林的。”


“喔……”美惠似懂非懂。


阿绿于是清清嗓子,开始给美惠介绍分院情况:“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表姐那儿打听来的——到时候校长会让你戴上一顶会说话的帽子,然后帽子会宣布你被分到哪里,”他侃侃而谈道,“一共四个学院,格兰芬多代表色是红色,代表动物是狮子,象征勇敢;拉文克劳是蓝色,雄鹰,代表智慧;赫奇帕奇是黄色,獾,代表勤奋;斯莱特林是绿色,蛇,代表……呃。大概是代表,纯血统,吧。”


阿盟垂下眼睛说:“不在一个学院也可以一起玩儿、一起讨论学习问题的。”


“…………”美惠看看阿盟又看看阿绿,最后还是犹犹豫豫地问出了口,“那……你们……想去斯莱特林吗……?”


阿盟看着她,缓缓地摇摇头。


“能选的话我比较想去拉文克劳。我喜欢蓝色。”阿绿比划起来,“不过实际上你去哪都一样,反正老师都是那几个。”


阿盟斩钉截铁:“不一样。”


……阿绿觉得今天的阿盟格外刚,也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气氛一时有点僵硬。




车厢外有路过的人探头往里看,一看见阿盟阿绿就赶紧退了出去。实际上这种场景在他们谈话过程中已经发生了好几次,有几个孩子还朝着美惠投去困惑不解、难以置信甚至是稍带同情的目光。


美惠出声打破寂静:“……他们是在看我们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就是因为我们是纯血统啦。”阿绿叹气道,“怎么说呢……纯血统基本上只在纯血统之间受欢迎吧。”遗憾的是纯血统向来并不多。


“是因为墨镜……是因为眼睛的事情吗……?”美惠小声说,“我觉得,只要好好地和别人交流,大家应该都会理解的呀。”


……怎么说呢,只能说但愿了吧。











火车前进了一段时间,售货员来卖零食了。美惠完全不知道这都是什么,捏着硬币看着架子犯难。


“馅饼好吃,巧克力蛙也不错。比比多味豆看运气,我老是吃到土。”阿绿推荐一番,推推阿盟,“你不买点什么?”


阿盟看着阿绿和美惠各自买了点零食后,把车上剩下他俩没买的零食全买了几个,等售货员离开后,他把东西堆在桌子上,堆了一大堆。


“你真有钱。”阿绿一边把自己的几袋零食也摊到桌子上一边调侃。阿盟每次出去培南总是会给他点额外的零花钱,他又不怎么花,存钱罐都快满了,让家里其他小孩煞是羡慕。


“你们都尝尝,好多我也没吃过。”阿盟说着把零食往美惠那边又推了推,自己撕开了一包小蛋糕。阿绿不用他说,早就毫不客气拿来就吃了;美惠还在犹豫,似乎觉得不太好意思。阿盟一边嚼蛋糕一边催促道“吃啊,反正我也吃不完”,她才跟着把自己的零食倒进那堆零食里,挑了根巧克力棒吃了起来。


他们一边吃一边聊天,距离似乎被拉近了不少。


“说起来……你们肯定对魔法很有了解吧?”美惠问道,“爸爸妈妈说要提前预习一下功课,很早就买了书,但是我只翻了一点点……看起来很难的样子诶,会不会跟不上啊?”


阿绿给她宽心:“你已经走在大家前面了,谁会提前看那玩意儿啊。”


“我看了。”阿盟很不给面子地说。


“……行吧,反正我没看。”阿绿无所谓地啃了一口饼干,“你们俩已经走在大多数人前面了。”


“其实挺简单的。”阿盟说,每每这种时候阿绿就觉得阿盟浑身都在散发不要脸的学霸光辉,“什么地方不懂我可以教你们。”


“那真是太好了!”美惠喜悦道,“能认识你们真好!”


阿绿听了这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就他们的身份来看这话实在是太讽刺了。他别过头去,随手拆开了一个岩浆蛋糕,瞬间被热气蒙了墨镜片,刚想摘下来擦擦,突然意识到美惠就坐在他身边,摘眼镜的动作顿住了。


美惠不明就里,好奇地看着他。但是她很快意识到了阿绿的意思,赶紧扭头,不去看他的脸。她一开始就对同车厢两人墨镜下的脸很感兴趣,但非常有礼貌地没追问下去,显然是“什么时候愿意的话告诉我就好,我不介意”的意思。


……反正迟早要看见的,整个学校里的培家人又不能憋着一辈子不摘墨镜。阿绿想问问阿盟要么直接把墨镜摘下来给美惠看看得了——这么想着,他心中生出一股难过来。因为他们的眼睛实在是很吓人,美惠看到他们的脸一定会心存芥蒂的,然后他们就当不成朋友了。真遗憾,她刚刚才说过很高兴认识他们这种话呢——


他还没想完,忽然砰的一声,车厢隔间的拉门被一下子打开了。




(tbc?)



◇◇◇


注:

*美惠的父母:原文并没提过什么职业,我瞎掰的

*尤卡半岛:9册地名,假装美惠家在那里(

*吉萨医学院:死亡医院的原名

*岩浆蛋糕:我又瞎掰的



瞎唠:

这章好无聊啊 下次更新开始要开启极限拉郎互动模式了(?还有下次更新吗


评论(2)
热度(17)
 

© 一根风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