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风针

💤



背景@咔嚓咔嚓地咬着苹果树说
(T T ❤)

 

【HPpa】十二年前(3)

◆艾斯二姐出场惹!私设叫辛摩尔,强行互动

◆为什么私设叫这个&艾斯哥哥姐姐的具体私设走→这里←,纯属虚构,请自行避雷(



◇本节内容概括:还在火车上





◇◇◇




有个女孩叉着手臂站在门口,看起来也是刚入学的新生,一身黑漆漆的袍子,眼窝深陷、嘴唇发白、皮肤苍白得有点病态,瘦弱的手臂上布满了青黑色的血管。

“午好。我是辛摩尔。”女孩高傲地扬着下巴,声音尖锐刺耳,“辛摩尔·卡玛利拉。”




阿盟嘴里正塞着馅饼,疑惑地看着她。美惠好像是被她的样子吓到了,缩着脖子。阿绿有些许茫然,姑且打招呼道:“……嗨?你好?”


女孩一副根本不在乎阿绿和美惠在不在这里的表情随便点了点头,眼睛直直地看着阿盟:“你是培盟,是培家的下一任家主。”


“唔。大概吧。”阿盟兴致缺缺,显然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我在聚会上见过你。我们还一起跳过舞呢,记得吗?肯定记得。我们纯血统出身的都应该成为朋友。”辛摩尔一边说一遍自顾自地坐了下来,阿绿发现她手里提着一个有点生锈的铁鸟笼,里面塞着一只蝙蝠,好像是之前在站台上撞到墙上傻乎乎的那只,“——现在的纯血统可不多了。我看到你用的那个魔法了,我哥哥都不会用。你以后肯定能成为斯莱特林的级长。”喔,阿绿想她大概是指站台上让美惠的鸟笼停下来那个魔法。


“你看错了,那个不是魔法。”阿盟否认道。他的天赋比上医院里的同龄人都高了一大截是真的,但他并没有学过什么需要咒语的魔法,那是他从小就会的一种直觉,常常能在关键时刻起到保护作用,比如让快掉到地上的花瓶稳当下来之类的。当年让石头在空中转弯,以及刚刚在站台上让鸟笼停下来也是一样——


不过辛摩尔不听:“我从车还没来时就开始注意你们了,不可能看错的!当时我就想来打招呼,但是今天的太阳太毒了,我出不去。连针筒都是有个学姐帮我抓回来的。”她拍拍自己的笼子,里面的蝙蝠懒洋洋地扇了扇翅膀,“——我哥哥被晒了一下,擦药擦到现在,真是麻烦。”


阿绿觉得她能给自己的蝙蝠起个这种名字也是很神奇。而且今天太阳毒吗?他往车窗外看了看:天上飘着朵朵白云,根本没有太阳的影子。还没等他开口,辛摩尔就又说起了别的话题,谈论起太阳光多么让人难受、他们出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以及她最小的弟弟目前还没有出现什么畏光征兆之类的事情。


阿绿同情地看着被缠上的阿盟,然后注意到了一旁美惠“为什么不能晒太阳”的好奇眼神。


——和培家一样,卡玛利拉家族也是纯血统家族之一,而且还是个贵族世家。他们家里一众少爷小姐都有严重的遗传病,症状就跟变成吸血鬼差不多:不能见太阳,被阳光照到的话皮肤就会溃烂。卡玛利拉家族也因此落了个“吸血鬼家族”的名号,虽然他们一直声明自己家族的人从来没有被吸血鬼咬过。眼前这位辛摩尔应该就是卡玛利拉家的的二小姐了。即使此前从没见过,她的蛮横个性阿绿也是早有耳闻。






辛摩尔就这么坐这儿不走了,气氛一时十分尴尬,阿盟偶尔在辛摩尔说着话看向他的时候笑一笑,维持着基本礼仪;美惠眨巴着眼,小口啃着手里的半根甘草魔棒;阿绿觉得没趣——因为辛摩尔一直没怎么搭理他和美惠——干脆就转头对付起了手边的巧克力蛙。他拿了到一张庞晚秋的画片。


“又是庞晚秋。我都有十几张了。”阿绿一边把不老实的巧克力蛙塞进嘴里一边夸张地叹了口气。一旁的美惠也学着他的样子拆开了一盒巧克力蛙,结果它差点嗖一下蹦到桌子底下,还好捉巧克力蛙小能手阿绿眼疾手快,熟练地帮她逮了回来。他嚼着巧克力蛙含含糊糊地问道:“你那盒是谁?”


美惠把画片从盒子里掏出来:“嗯……雷欧·忒修斯,是校长耶……哇,他在动!”


“——不然呢?”辛摩尔终于关注到了这边,打量着美惠尖声道,“喂,你是哪儿的啊?”


美惠愣愣地眨了眨眼:“呃……?我是尤卡的……”


“……那是哪个纯血统家族啊。没听说过。”辛摩尔皱皱眉头,“培盟,你们怎么和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混在一起?”




不,其实她不是纯血,甚至连混血也不是——不知道辛摩尔要是知道的话该作何反应。


阿盟在美惠反应过来之前迅速转移话题,把自己的画片丢给了阿绿:“嘿,阿绿,你是不是缺一张唐雪?”


“我缺的是玛格丽特,不过谢啦。”阿绿接住画片,上面那位风韵犹存的唐装女士正朝他微笑致意。

辛摩尔见状也不再盯着美惠看了:“巧克力蛙的画片啊,我早就收集全了。玛格丽特我可是有四张呢。”她扬着下巴得意洋洋地对阿绿说道,“你想要吗?”


阿绿估计她也没随身把这玩意带在身上:“呃……不用麻烦了,谢谢你。”


“……喔。”大概是因为没听到想象中的附和,辛摩尔看起来有点不高兴,顺着玛格丽特继续说了下去,“管家有告诉我,玛格丽特是霍格沃茨的老师。应该就是她教我们草药课。”


“嗯,是啊。”阿绿诚恳道,“我们也知道。我们长老在霍格沃茨教黑魔法防御术,他基本上把所有老师都给我们介绍了一遍。”


辛摩尔似乎很不满阿绿的抬杠,眉毛皱得更厉害了:“——哈?黑魔法防御术?那可是个高危职业,你们最好小心着点儿——”她瞪阿绿的同时把美惠也瞪进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大概是把他们当成了一伙人,“——我说啊,那课程呢?你们应该都预习过我们接下来要学的东西了吧——”




“咳咳!火车是不是快到站了?”阿盟及时打岔道,“辛摩尔,你要不要回去换一下校袍啊?”







(tbc?)





◇◇◇



注:

*庞晚秋:18册,木耳的妈妈,年轻时是一位有名的明星

*玛格丽特:6册,贾士艾斯以前的班主任

*唐雪和雷欧大家应该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你

*高危职业:原著梗,哈利波特原文中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基本上全出事了,有死的有痴呆的有被绑架的,一年换一个(…





瞎唠:

艾斯二姐的宠物蝙蝠的名字是针筒,我瞎掰的,来源于6册末尾艾斯二姐拿的那个针筒(

评论
热度(25)
 

© 一根风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