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风针

💤



背景@咔嚓咔嚓地咬着苹果树说
(T T ❤)

 

【HPpa】十二年前(4)

◆我自己都想不到这个居然还有4

◆艾斯大哥出场辽,私设叫布鲁赫,为什么叫这个&艾斯哥哥姐姐具体私设见前篇/走合集

◆依然是衔接十分糟糕的流水账

 

◇本节内容概括:终于要下火车了





 

◇◇◇



 

“——我穿的就是校袍。”辛摩尔终于高兴点儿了,一脸自己很有先见之明的表情,“离霍格沃茨还远吧?你们也可以快点换上校袍。快到的时候我哥肯定会来找我们的。”她看起来非常乐意显示自己的见多识广,“还有,一会儿我们的行李就留在车上,学校的人会帮我们把它们送到宿舍,不用担心。”

 
 

“那你干嘛把鸟笼提过来?”阿绿瞅瞅辛摩尔笼子里脾气暴躁的蝙蝠。针筒正阴森森地瞅着隔壁笼子里美惠的那只猫头鹰,小猫头鹰缩着身子,好像有点怕它。

 
 

辛摩尔噎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太多随手带上的,但她还是一脸不屑地冲阿绿狠狠哼了一声:“我爱带,关你什么事。”

 


 


 
 

美惠在一边仔细观察着阿盟和阿绿:“说起来……培绿,培盟,你们的宠物呢?大家应该都有在养小动物……”

 
 

阿盟和阿绿闻言都沉默了一下。阿盟看着美惠,斟酌一番道:“我们家……有很多蛇,大概……不能和猫头鹰、猫、或者老鼠蟾蜍之类的宠物和平相处。”

 
 

“而且主要是我们也用不着送信。”阿绿嘿嘿一笑,“有事可以直接找长老嘛。”



 

辛摩尔大概是看不惯阿绿这副教职工子弟的丑恶嘴脸,翻了个白眼不理他了,顺带着也不理美惠了,开始和阿盟继续——差不多可以被称为是“单方面”地——讨论起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未来的选修课、毕业以后的大致方向和下一次纯血统集会什么的。





 







 

天色逐渐变暗,刺眼的白色天空边际翻涌起了阴沉的云彩。列车顶上穿来了广播的声音:“再过五分钟列车就要到达霍格沃茨了,请将你们的行李留在车上,我们会替你们送达学校宿舍。”

 
 

阿绿猛地惊醒。辛摩尔一直叨叨都快把他叨睡着了,加上火车一直在咣当咣当摇来摇去——他晃晃头,想起自己刚刚已经换过校袍了。美惠还小声问他们的款式为什么不太一样。这种东西培家一般都是自己定制,兜帽比正常制服长,能盖住眼;卡玛利拉估计也一样,不仅兜帽扯下来能把脸全盖住,袖子也长一大截,而且布料也比较奇特,大概能防紫外线。他不由得脑补了一下辛摩尔把兜帽和袖子都放下来的样子:估计跟披着个床单没啥区别——好吧,那都不是重点,他现在得抓紧时间把自己面前桌子上吃不完的零食收拾起来。


 


 
 

“我这里塞不下了!”美惠拿着馅饼,苦巴巴地说。

 
 

阿盟伸出援手:“没事,给我拿着吧。”

 
 

阿绿拿着两个巧克力蛙哀叹:“完了,我衣服兜要撑烂了。”他瞅瞅衣兜鼓鼓囊囊的美惠,又瞅瞅对面正在尝试把馅饼往衣兜里塞的阿盟,最后把目光移向了在一边站着的辛摩尔。




 

辛摩尔早就表示对他们这些零食没兴趣。她好整以暇地整理着头发,故意晾着阿绿,好半天才斜着瞟了他两眼,慢悠悠地说:“——看在你也是纯血统的份上,帮你拿一点儿也不是不行。”她着重强调了“纯血统”仨字。

 
 

“谢了!”阿绿瞬间掏了一大把超级泡泡糖哗啦一下倒进辛摩尔手里,辛摩尔猝不及防差点掉了一地。

 
 

“喂,你——!”辛摩尔看着阿绿毫不客气地又掏出了蛋糕和饼干和巧克力,实在是没想到他这么不要脸,“怎么这么多——你那巧克力蛙别给我,盒子那么大我也装不下!”

 
 

“好吧。”阿绿争分夺秒把那只巧克力蛙拆了,飞速抽出画片,“哦——伊顿公爵。我每次都开到他跟庞晚秋,受不了了。”

 
 

“哎——?谁,伊顿.D.希哈姆*吗?”辛摩尔似乎被搞昏头了,冲口而出,“那不是张稀有画片吗!我就差他——”

 
 

她想起什么似的猛地住了嘴。

 
 

阿绿叮地一声发现了华点:“……就差他?你不是收集全了吗?”

 
 

“呃。”辛摩尔有点尴尬,“其实……那套画片前几天被我弟搞丢了几张。其他的我都有多的,除了伊顿……”

 
 

阿绿挑眉:“哇。真巧。”

 
 

辛摩尔脸都气红了,不过因为她实在是太过苍白了所以也并看不太出来:“——不信拉倒!”她把手里的巧克力砰一下拍回桌子上,气冲冲地扭头就走。


 


 


美惠睁着大眼睛,担忧地看着阿绿,阿盟也给了他一个“还没开学就跟人闹矛盾,你接下来可怎么混”的无奈表情。阿绿则是若有所思:“……但是她顺走了我的泡泡糖。”

 
 

阿盟:“……”重点不对吧。


 


 


 
 

“嘿——你不想要吗?”阿绿举着画片伸长脖子喊。

 
 

“我才不要呢!”辛摩尔吼道。阿绿觉得其实她刚吼完就后悔了,不过既然都说了就不可能再要了,她昂起头大跨步走了出去——结果在拉门槛上还绊了一下。美惠下意识伸手去扶,也没扶着,只得略带着点同情地看着她。

 
 

辛摩尔注意到了美惠的目光,咬牙切齿地冲她尖声大叫起来:“——看什么看!你看看你自己,你这身打扮跟麻瓜有什么区别?!真是丢纯血统的人!”

 
 

阿盟皱眉,正要说什么,另一个声音在他开口之前响了起来。

 


 
 

“——辛摩!!!”




 
 

“呜——”地一声汽笛长鸣,火车恰在此时晃晃悠悠地停了下来。





 
 

几人一齐看向车厢拉门。只见一个年龄稍大的男孩正站在门外,沉着脸,看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他对着辛摩尔说:“又跟人吵架了?出发之前我是怎么告诉你的?!”

 
 

“我……我没有!”辛摩尔好像有点自知理亏,但还是嘴硬地指着阿盟介绍道,“你看,这是培盟,培家的继承人!我是来找他玩的。”

 
 

阿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友好地打招呼道:“嗨,布鲁赫。”他居然认得这人。

 


 

 

……猜都不用猜,这肯定是辛摩尔的大哥:和他二妹如出一辙的死鱼眼和黑眼圈,个头比阿绿他们要高上半头,浑身上下被深色披风包得只露出半张惨白的脸——虽然只看那半张脸也能看出他那副营养不良的干瘦样子。

 
 

“不好意思,我妹妹就这个脾气,请见谅。”布鲁赫客气道,“我告诉她很多遍了,纯血统之间要友好相处,但是她总是对非名门出身的人们态度不是很好。”他对着美惠微微颔首,十足的贵公子仪态,“——欢迎来到霍格沃茨。”

 
 

虽然还是搞不太懂,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美惠也差不多知道他们是把自己当成了个纯血统,解释道:“谢谢,但其实我不是……”

 
 

不等她说完,车下已经有人在大声喊了:“——一年级的新生!往这边来!!”

 
 

“把针筒放回行李那边去。”布鲁赫简短地叮嘱辛摩尔一句,而后朝阿盟他们点了点头,“一路顺风,分院仪式上见。”不等众人做出反应,他就匆匆离开了。




 
 

(tbc?)

 
 

◇◇◇




 
 

注:

*伊顿.D.希哈姆:16册,温莎的祖先

 

评论(4)
热度(17)
 

© 一根风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