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风针

💤



背景@咔嚓咔嚓地咬着苹果树说
(T T ❤)

 

【埃奥】五星好评(1.1)

◆配对:埃克斯×西奥

◆…但这章埃克斯的戏份还没木耳和爱德华多(

◆是无脑且辣眼的快穿(……大概),私设多且非常ooc,强行把很多以前搞的片段搁进去了,随便看罢(





埃克斯最近带了个大保温缸,保温效果奇佳,早上六点灌的水晚上吃宵夜时打开还是热乎的。西奥在埃克斯的办公桌前俯下身子,凑近去闻了闻,感觉里面是什么茶叶的味儿。

“噫。”木耳说。她正提着扫帚从办公室门口经过,看西奥的眼神就像在看变态。


埃克斯前两天出差去了,这保温缸就这么一直被忘在办公桌上,西奥去闻是怕里边的东西再不倒掉会放坏。令人震惊的是它到现在连凉都没放凉,当然这缘由没必要讲给木耳听:木耳也不想听。毕竟都放两天了,一会儿去卫生间的时候还是顺手帮忙倒掉吧——西奥平静地放下保温缸,想回到自己的写字桌前继续整理文件。

然后他眼前一黑。


准确描述一下,这个“然后”指的是西奥把保温缸放在桌子上的那一刹那、当“噔”的一声不锈钢和实木桌面碰撞的声音本应该响起的那一刻。“本”应该——因为事实上西奥并没有听见那一声噔,他不止眼前一黑,听觉和触觉也一起消失了,意识仿佛在那一瞬间抽离了身体、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可能是低血糖。或者什么其他原因导致的突发性昏厥。虽然几乎是瞬间就做出了判断,但这失去身体掌控权的情况还是让西奥下意识有点局促不安。好在它只持续了几秒钟,再睁开眼睛时,西奥发现自己已经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了,木耳站在旁边俯视着他。她手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扫帚。



看来是木耳把自己扶过来坐好了。尽管西奥对此持怀疑态度(因为他觉得如果自己突然低血糖晕倒了的话,木耳会一脸莫名其妙地过来确定自己死没死,发现没什么事之后她很大可能会踩上自己几脚然后扬长而去)——一码归一码,该谢还是要谢。他抬起头看着木耳,看着她高大得遮挡住了吊灯的身躯,以及她背着光的脸上那一言难尽的震惊表情……

那什么表情。而且她有这么高大吗?


“喂!过来看这儿!!”高大的木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朝着办公桌另一边喊道。

同样高大的爱德华的脑袋从办公桌后面冒了出来。西奥敏锐地发觉了不对劲:爱德华不是跟着埃克斯一起去出差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还没来得及问,就见爱德华绷带缝隙里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露出了跟刚才木耳差不多的震惊之情。


……能让爱德华露出这种表情,事态应该不妙。西奥警惕地问爱德华发生了什么,但话到嘴边变成了一句:“rua!”

西奥:“……”??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缓缓伸起了胳膊。……不是他想这么做,是身体不受控制地自己在动。木耳和爱德华仍然用异样的目光俯视着他,而事到如今西奥也突然发现他俩实际上并没有变得多高大,因为相对于桌子来说他俩的体型挺正常的,除非桌子也一起跟着变大了——他定定地看着面前二人,心里产生了一个猜测。


他感觉到自己缓缓地、缓缓地……把手放进了嘴里。在把手放进嘴里的前一刻,他看见了自己的手指:圆圆的、白白的,像一根根短短的小萝卜。婴儿的手指。


……没错,他变小了。





西奥飞速在脑内整理着现有信息。


木耳说:“嗯。所以这是他的私生子吧。”

爱德华:“……为什么是私生子,就不能是弟弟之类的吗。”


首先,他现在是一个婴儿的形态。估摸着也就半岁,因为他好像还不会说话只会rua。西奥看不见自己,不过从面前这俩人的反应来看这个婴儿应该是跟自己长得很像——虽然判断一个半岁小孩和谁长得像不像听起来不太靠谱。


木耳:“重点难道不是他才十岁出头吗?没有能力拥有孩子吧。”
 爱德华:“……”这么一说好像也有道理。


其次,他不能动弹。这点很关键,现在的西奥就像是附身在这个婴儿身上,他能进行思考、也能时时刻刻通过婴儿的眼睛去观察这个世界,但是他无法控制这个身体,只能就这么瘫在椅子上津津有味地吃着手。


木耳就着刚才的发言思索了一下:“也不一定。毕竟你们是鬼影迷踪。”

爱德华:“……你以为鬼影迷踪是什么啊!而且我们现在已经不是鬼影迷踪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里可能根本不是他的办公室。虽然装潢很像,但在他目光所及之处的墙壁花纹和桌边植物等细节和他的办公室是有差别的。根据这三点,西奥很快得出两个可能性最大的结论:

一,他在做梦。

二,他穿越了。

西奥脑子飞速旋转:如果是梦还好,除了醒来之后可能会困扰一会儿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奇怪的梦之外就也没别的问题了;但他也知道是梦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是平行世界的话……随时都可能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他得尽快想办法回去。


木耳说:“嗯。所以这是他变小了吧。”

爱德华:“……不是没可能。”


……分析是分析过了,但这通分析并不能帮助西奥脱离现在的困境,甚至不能让他找出能够停止吃手的方法。他只能继续听旁边那俩巨人瞎扯淡。


木耳突发奇想:“你说他是只有身体变小了还是智商也跟着一起变小了?”

爱德华看着正吧唧吧唧吃手的小西奥:“这……应该是都变小了吧。”

“是吗。他可会演戏了。”木耳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西奥,想了想,又想了想,脸色变了又变,好像在斟酌着什么。半晌后她冷不丁蹦出一句:“亲爱的奥奥小宝贝——”

爱德华:“……”?!?!!

西奥:“……”

木耳面无表情地观察着吃手吃得正欢的小西奥:“……这都没反应。看来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西奥被木耳伤敌一千自损八万的狼灭发言打出了僵直效果,停止思考一回合。爱德华也被木耳震撼,一时竟不知该同情谁。他看着吃了一手一脸口水的小西奥,大概是回想起了他平时那副爱干净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你看,他现在一定非常失落。你要安慰的话能不能好好儿地安慰他一下。”

木耳:“哇塞。实际上我一丝一毫也不想安慰他甚至还想发出无情的嘲笑:-D。你怎么不去。”


西奥怕爱德华真的要过来逗他或者干什么,心想不如让我直接去死算了,好在那边木耳继续起了狼灭思考:“你说有没有可能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等恢复过来的时候就想起来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了?”

看着木耳一脸“我要再多叫他几遍奥奥小宝贝使劲恶心他”的跃跃欲试,爱德华说:“这……还是算了吧。”


僵直过后,西奥对木耳的下限有了全新的认识,并开始尝试找回思路。被爱德华和木耳这么一打岔,他突然(并没有什么关联地)想到:既然爱德华没有出差,这是不是也就代表着埃克斯也还在这里?


爱德华说:“好了说正事。这真的是西奥吗,你有没有见过小时候的西奥?”他首先自白道:“我没见过。”

木耳一脸“你自己想想你问的这是不是一句p话”的表情看他一眼。爱德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顿了顿说:“我去找会长来。”


“——找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说谁谁到。一束火红色的头发出现在桌子上方,埃克斯从门口走了过来。他一如既往地穿着那身修身的黑色运动服,两条长腿走路生风。看见西奥时他果不其然也愣了一下,明亮的栗色眼睛茫然呆滞了一瞬——

西奥感觉到自己吃手的动作停下来了。然后下一秒,在埃克斯来得及问出“这是谁”之前,他朝着埃克斯伸出了自己的小短胳膊,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Tbc.



删掉的片段:

木耳:“这不行,标题都说了cp了为什么一直是我跟你在bb。我的存在甚至还有一些拉郎。”

爱德华:“……”

爱德华:“没事,我们都挺拉郎的。”




结果只有最后一小段有埃克斯 搞什么

回过神来就写不完了 我是流水账小能手(

2019-07-06  | 58 11  |     |  #查理九世 #埃奥
评论(11)
热度(58)
 

© 一根风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