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风针

💤



背景@咔嚓咔嚓地咬着苹果树说
(T T ❤)

 

【HPpa】十二年前(6)

赶个前几天万众狂欢的趟(问题发言

◇本节内容概括:分院仪式
(细节和原文有出入,推荐感兴趣的朋友去看原著orz)




 
——门廊处高耸的石墙上排列着熊熊燃烧的火把,无数金色的蜡烛漂浮在半空,天花板上流淌着闪闪发光的银河。即使是从小在巫师世家长大的阿绿也不得不承认,这里的景象确实比他想得还要惊艳。旁边的美惠已经完全不会说话了,连惊叹都发不出来,直勾勾地盯着星星瞧——阿绿怀疑她一会儿还能再跌一跤。 
 
“一会儿大家排好队,在大厅里进行分院仪式。”唐雪一边向大家介绍,一边推开大厅的门,“不要紧张,很快就结束了,之后我们就可以开始吃晚饭啦。” 




门里是饭厅一样的地方。四张长桌边上坐满了学生,大厅尽头的桌子边坐着老师们。见门开了,全部学生都朝着新生们看去,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四下响起,有认识的还高高挥着手朝这边打招呼。阿绿一眼就瞅见了老师群最旁边的培南:他的巨大墨镜和一头我心飞扬的头发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辛摩尔没急着在人群中找她哥。她扬着头四下打量了一圈,瞬间也看见了培南,没过脑子似地脱口而出:“哎?那不是你们长老吗?什么鬼发型!” 

……虽然阿绿也一直觉得培南的发型特别神奇,但是是那种“他自己吐槽不代表着可以接受别人吐槽”的神奇,特别吐槽的人还是辛摩尔——她的声音太尖酸了,阿绿听着觉得不行。


不过还没等他聪明的小脑瓜想出什么绝妙的怼人发言,安卡就展翅飞到了教师桌的中央,稳稳停在桌子最中间坐着的那位目光矍铄的白须老者身旁。不必多说,这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雷欧校长了。


“各位新生,欢迎来到霍格沃茨!”雷欧校长站起身来,他身体硬朗、目光矍铄、声音洪亮,神情中透露着博学与睿智。安卡明亮的纯金羽毛衬托得那不怒自威的气场更甚,而他严肃的目光却又使人感到亲切与安心,令在场众人不由心生一股敬意。


旁边的美惠也回过神来,悄悄掏出之前在火车上开出的巧克力蛙画片,画片资料上写着:历史上最伟大的冒险家之一、霍格沃茨的现任校长、伟大的魔药学家与历史学家——雷欧.忒修斯博士。不少新生都在目光灼灼地盯着校长看,毕竟他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巫师之一,是很多人心目中的英雄和努力的目标。


教职工子女阿绿成天被也算是重量级巫师的培南长老扯耳朵,见到这些传说中的人物倒是没那么激动。他逐一扫视过教师桌:培南旁边坐着的是玛格丽特,和想象中一样凶巴巴的,顶着一头已经变得雪白却又不失狂野的大波浪卷。再往那边看是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脖子上系着一条绣满了鹤和枫叶的丝巾:阿绿在画片上见过她,是著名的神奇动物学家秋鹤.所罗门女士。还有她旁边的那个是魔法史学者南教授。后边座上的人阿绿都不太认识了,因为他们还没有出名到被印在巧克力蛙画片上—— 



雷欧校长简单介绍了一下学院情况和分院仪式,大概就是教师桌前摆了一个高脚凳,凳子上有一顶分院帽,唐雪会按名单叫你去戴帽子,然后帽子会把你分到最适合你的学院去。他说完之后,帽子开始唱歌并且介绍各个学院的情况,阿绿一边听一边开小差,他还在想巧克力蛙画片:如果将来有一天培南出现在画片上的话,会得到怎样的介绍呢?蛇族族长?著名的占卜学家?他目前在霍格沃茨教黑魔法防御术,但他本职是个治疗师,并且还是吉萨医学院的院长。……但不管怎么介绍,他那个翅膀发型肯定是要流传千古了,嗟呼。 




唐雪展开羊皮纸:“裴晓飞!”


“啊到!”新生的队伍里有个男孩忙不迭蹦起来,一溜小跑过去坐到了椅子上。他就是刚刚那个被美惠撞到的男孩。唐雪轻轻地把帽子放在他头顶——百闻不如一见,那帽子是真的破,阿绿感觉它可能已经使了五百年了——十几秒后,帽子大声宣布道:“格兰芬多!” 
 
阿绿呱唧呱唧跟着大家一起鼓掌。辛摩尔当然没参与鼓掌,表情看起来很是蔑视。美惠眼珠转来转去,看看这儿看看那儿,好像开始紧张了;阿盟则盯着帽子,一言不发。 



“——辛摩尔.卡玛利拉!”


分院帽落在辛摩尔头上的一瞬间就高喊出了斯莱特林。她跳下高脚椅,昂首挺胸地走向斯莱特林的长桌,那边她哥布鲁赫已经提前留了一个位置,招手招呼她坐过去。 



阿绿觉得自己应该跟辛摩尔的情况差不多。果不其然,轮到他的时候,他还没坐稳呢分院帽已经喊斯莱特林了,压根不给他思考的机会。斯莱特林就斯莱特林吧,阿绿耸耸肩,在一片并不算太热闹的欢呼声中走向蛇院长桌——肩宽体阔得跟熊一样的的级长拍拍他的肩膀,布鲁赫向他点头致意,辛摩尔则是象征性地挪了挪屁股,给他腾出一小小小块地方。 




“你的小针筒还好吗?”阿绿听对面有个洋娃娃般漂亮的学姐问辛摩尔。 
 
“它很好,非常感谢你帮忙把它抓回来。”辛摩尔也礼貌又矜持地露出一个微笑来,看上去是想给学姐留个好印象。……阿绿觉得她笑不出来还不如不笑,看起来跟抽筋了似的。 
 
洋娃娃学姐也眯起眼睛笑了笑,那份美丽惊为天人,阿绿贫瘠的脑袋里只能想到“比世界上所有的公主都美丽”这种幼儿园形容。 




“——美惠!”


美惠赶紧跑过去坐在椅子上,紧张兮兮地咽了一下口水。分院帽落在她头上,半晌后大声宣布:“赫奇帕奇!” 
 

獾院的学生们纷纷欢呼祝贺。阿绿也跟着起了一下哄,旁边辛摩尔嫌弃地离他远了一点,同时皱着眉头瞧了瞧美惠,似乎更确定了她是个不入流的纯血统,哼了一声,懒得发表意见。


 
“——培盟!” 
终于轮到阿盟了。虽然看起来很镇定,但阿绿知道他其实也挺慌的,他手都在抖。阿盟坐到了椅子上,但分院帽并没有像阿绿那样立即叫出斯莱特林的名字,还没等大家开始疑惑,分院帽高喊了起来: 


“——格兰芬多!” 
 



 
在座认识阿盟的全员通通露出了被雷劈中的表情。卡玛利拉家的二小姐正准备带头欢迎蛇院新同学呢,此刻震惊地瞪大了眼,整个人定在了那里。布鲁赫一直摆着的那张面瘫脸也破功了,表情是跟他妹差不多的难以置信。漂亮学姐眨了眨眼,一副感到很有趣的样子。阿盟垂下眼睛不看大家,阿绿差点忍不住吹了声口哨,心里头满是幸灾乐祸地去看培南——看看这回长老打算怎么办——可惜教师席上的培南戴着墨镜,看不出表情。 
 
直到阿盟朝着格兰芬多长桌走过去,各位狮院学子才想起来鼓掌。掌声带着点儿不确定,稀稀拉拉的。格兰芬多的级长莱恩带头起身迎接阿盟,随后四下里才后知后觉地爆发了议论和骚动——你看见没?那不是培盟吗?蛇族继承人啊?!他怎么去格兰芬多了?! 
 
“请大家保持安静。”唐雪微笑着维持秩序。虽然声音不大,但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威严:“那么,现在继续下一位——” 
 
 
 
之后阿绿又没怎么听了,他伸长了脖子往阿盟那边瞅:带着巨大墨镜的阿盟和刚刚被分到格兰芬多的新生们坐在一块儿。他们纷纷打量着他:有人惊讶,有人好奇,也有人皱着眉毛、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当然也有的人一脸懵逼——比如最开始那位裴晓飞同学,他正好挨着阿盟,那一脸“这谁啊发生啥了啊”的表情实在是很好笑。对面一位蓝头发的学长似乎正饶有兴趣地和他们交谈着什么,但隔太远了听不见。 
 
辛摩尔回过味儿来了,眼睛一瞪,朝着阿绿兴师问罪:“——喂!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咋知道?”阿绿觉得应该是之前阿盟和美惠说的那个咒语的作用,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摸不着头脑,“你问分院帽去呗。” 
 
辛摩尔恶狠狠地看着他,目光仿佛就在说“这肯定是你的把戏”。阿绿也懒得跟她再扯皮,正好分院仪式已经快要结束了:随着最后一个黑色短发的女孩儿被分到格兰芬多、雷欧校长简短地发表了结束演讲,桌子上瞬间摆满了美味的晚餐。 



——校园生活开始啦!阿绿这么想着吃完了饭,和其他斯莱特林的新生一起排好队、跟着级长往蛇院的宿舍方向走去。不远处狮院队伍里的阿盟给他比了个手势,是让他放心的意思。阿绿比回去了个“行啊你”和“明天午休出来见个面”,阿盟默契的比了个ok,随即两人分道扬镳、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tbc?)



注:

*莱恩:10册,猎人 

*秋鹤.所罗门:1册,法国贵族,墨爷爷的朋友

*南教授:4册,考古学家,南翎的爷爷

*裴晓飞:2册,写《召唤巫女》的小说作家,林玉的高中同学,性格是私设因为原作根本没提(

*玛格丽特的大波浪卷也是私设,我至今还没看过6的阳光版所以也不太清楚玛格丽特到底具体是个啥形象,看扑克牌肯定不是大波浪卷但 反正这是十二年前 我无情私设(





瞎唠:
这什么流水账 我鲨我自己
没出现名字的酱油学长学姐们都是原著人物!年龄当然都是瞎扯淡()快乐满足私心

另,不是我故意diss培南长老,是他的发型真的迷惑人间



评论(11)
热度(24)
 

© 一根风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