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风针

💤



背景@咔嚓咔嚓地咬着苹果树说
(T T ❤)

 

【鬼迷+故寻】某后勤部门的御茶会议(4)

咦,原来这个还没有填完吗,不做归档都要忘记了(……)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已经忘记剧情(不


◇◇◇


埃克斯手一挥又燃起了火,西奥抖了抖手腕,衣袖里嗖一下滑出一把枪。两人挡在爱德华和众小朋友面前,看样子是准备大干一场。


“你们三个,出去躲躲!”撤到大厅门口,爱德华朝志愿者们喊。

左罗有点犹豫:“……那个方糖精连顶级的封印都能挣脱开,埃克斯先生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啊?”

正当爱德华思考着如何才能把“如果连埃克斯都有危险的话那你在这里除了碍事就没别的用了”表达得委婉一些的时候,小蝶提醒左罗说:“它应该没那么强吧,你忘了封印球摔了一半到铁板上了吗?”

……原来如此。拆分后封印的坚固程度确实会大打折扣,更何况还是二次封印,方糖精能冲破也不奇怪……不,等等,所以说为什么还会摔一半封印到铁板上!你们当时到底是个什么站位啊?!


铁板这会儿正好立在大厅门旁,就在爱德华他们手边。苗觅瞄了一眼铁板,仿佛看出爱德华心中有所纠结,冷不丁冒出一句:“西奥说这块铁板是欢迎来宾用的。还没来得及写字。”

爱德华:“…………谢谢你的解释。”他已经不想再思考西奥在搞什么幺蛾子了。


那边埃克斯和西奥已经与方糖精开始了互殴——或者,更为准确地说,单方面的殴打。一时间,烟火流星白光弹影齐飞,俩人毫无忌惮地来了一大波输出。边上的爱德华只好扯出绷带织成一张大网,以免大家被波及到。方糖精则是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就被淹没在了这么一大堆特效般的光影里,顿时各种撞击爆裂的巨响四起。

小蝶就在这样不适合小学生的爆炸声里语调活泼地说:“爱德华先生,那我们几个把铁板搬走了哦。”

爱德华:“随……等下,你们能搬动吗?”

他回过头,只见左罗和苗觅已经一人抬着一边把那块(据说)比童古还大的铁板抬出去了。小蝶在大厅门口露个脑袋,朝他挥挥手,说了句“回见啦”,嘭一下把门关上了。

……怎么说好呢,或许他们也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小学生。


方糖精在被淹没后就没声儿了,估计没嗝屁也得半嗝屁。光雾渐渐散去,西奥放下手中的枪,用另一只手从衣兜里摸了一个封印球出来。

埃克斯朝西奥摇了摇头。西奥看向埃克斯,脸上竟然少见地出现了迟疑的神情。

……怎么回事?

趁着这一空当,木耳适时替方糖精点评道:“在欢声笑语中打出一波GG,太惨了。游戏体验极差。”

围观中的爱德华:“???怎么你还在啊?”

木耳满脸阴沉,用贞子的眼神看了爱德华一眼:“我为什么不能在,你们在我们家客厅放炮经我允许了吗。”

爱德华:“……”这里什么时候成你家客厅了。


那边西奥抬头看看方糖精,又低头看看封印球,犹豫再三,竟然回头来看了一眼爱德华。爱德华一脸懵逼,然后反应过来西奥并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他身边的木耳——这就更让人懵逼了。只见木耳对上了西奥的目光,居然扯扯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而后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

……这又是干嘛??

西奥于是回头,面无表情地把封印球又放回了衣兜里。他和埃克斯交换了个眼神,两人相当有默契地兵分两路,围着方糖精步速缓慢谨慎地包抄了过去。





就在两人快要挨到桌子的时候,又“嘭”地一声爆响,糖盒也四分五裂光荣牺牲了。桌上白光一闪,西奥在躲避糖盒裂片时眼疾手快地伸腿一绊,正好……差了那么几厘米没有绊到,方糖精嗖一下笔直地朝着爱德华这边飞冲过来。

爱德华心下一惊,下意识低喝一句“当心”,侧身挡在木耳前边,抬手朝着方糖精就飚过去两根绷带。结果,他那声“当心”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身后木耳猛一推:“起开,闭眼!”

爱德华:???


爱德华毫无防备,一个趔趄撞在墙上,绷带也飞歪了。眼见着方糖精躲开攻击倏然逼近,木耳迅速掏出了手电筒,咔吧一声朝它一照。

刹那间,整个世界跟爆炸了一样猛一下全白了。爱德华及时闭上眼,随后听见了嗙的一声巨响——方糖精冲破手电筒的光芒,把门撞开朝外冲去了。


“前边帮忙挡一下!它已经没多少力气了!”埃克斯的声音远远传来。

爱德华本想追过去,但这声音实在是太过气定神闲了,他不由得回头一看,只见埃克斯和西奥居然各自收了手,慢慢悠悠地朝着这边走过来了。木耳也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在原地站着没动,朝着方糖精逃跑的方向简短地吼了一声:“Plan B!”

西奥抄着兜,微微皱着眉头:“能搞定吗?”

木耳根本没理他。埃克斯宽慰道:“我觉得没问题。”他一边轻松地说着,一边还喝了口茶——就爱德华刚给他倒那杯。

……爱德华觉得自己可能又错过了什么重要信息。于是他也站在原地没动,准备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走廊上,方糖精正飞速逃跑着。但可能是因为被手电筒晃到眼了的缘故,它冲得歪歪扭扭的,感觉像只随时会一头撞死在树桩上的倒霉兔子。

眼见它就要冲出后勤部的大门,小蝶的娇小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走廊尽头。她一鼓作气,飞身踢了不知何时立在门边的铁板一脚,那块(据说)比童古还大的铁板就这么咣咚一声砸了下来,正好把门堵了个严实。


方糖精见势不妙来了个急刹车,慌不择路地就要往旁边的的岔路逃去。

“王炸——”

寒光一闪,不知从哪飞出来两张扑克牌,利刃一样噌噌刺在地上,堵住了方糖精的去路。隐匿在暗处的苗觅黑猫一样悄无声息地从横梁上跳下来——大概是嫌裤子碍事,他现在腿上又只剩那条丛林大裤衩了——他两指之间夹着最后一张扑克牌,甩手就朝着方糖精掷过去,目光寒冷刺骨:“死吧,炸我裤子的混球。”


方糖精被苗觅最后镖出的那张红心八正中,吃痛地叫了一声,硬是直直地被镖飞出去好远。恰在此时,左罗闪身瞬移到它跟前,脸上一贯温和的微笑不见了,抿着嘴,看起来似乎是有点认真地在生着气。

“我很遗憾的你知道吗,爱德华先生泡的茶超——级超级好喝的欸。”

他以极其迅速、快出残影的速度朝着方糖精猛地来了一记飞踹。


方糖精整个被踹到了走廊出口旁的墙上,又栽到地上,头昏脑涨地爬起来,还没回过神来,小蝶已经朝它俯下身来,影子温和又危险地笼罩在它上方。

“那么,鬼影迷踪后勤部全体成员感谢您的光临,以及,”她说着,露出了一个与团扇上的表情包神态如出一辙、完美夺目的璀璨微笑来,“——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她猛地举起手里拖着的那块(据说)比童古还大的铁板,砰地一声把方糖精糊到了墙上。









“没错,确实是个方糖精。”童玉一边看着检查结果一边递给爱德华一个样品盒子,“魂魄已经送去处理了,这是它的部分残留。”

“部分?其余的跑哪里去了?”

童玉说:“应该还在墙缝里没抠下来。”

爱德华:“……”听起来十分合理。


样品盒子经爱德华过目后被童玉送回去交给彭可他们处理了。爱德华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复印件,无声地叹了口气,推门出去。埃克斯正靠在墙上,西奥抄着衣兜站在一旁。

“……所以,这也是你们计划中的一环吗?Plan B?”爱德华走向埃克斯,无奈地问。

“算是吧。”埃克斯点头,直起身子,接过爱德华手中的复印件,“如果那半个封印没能坚持到送去检验部,就用铁板上的另外半个进行封印。这样比较节能环保。”

西奥漫不经心地扶了扶眼镜:“这次后勤部干的不错,我本来还担心他们搞不定呢。”

这就是西奥掏出封印球时犹豫的原因了,怕木耳他们失手。没有绊到方糖精也是故意的,要把它留给铁板和小朋友们。爱德华忍不住多问了一句西奥究竟是担心方糖精逃走还是怕木耳他们受伤,西奥坦然承认后者占比更大,因为关于志愿者受伤的赔偿流程想想就麻烦。




“那我就先去写报告咯。”西奥挥挥手,先走一步。埃克斯又和爱德华聊了几句,也接到一个电话,去忙别的事了。爱德华正准备掏出备忘录看看接下来的行程,突然发现自己的包不在。仔细一想,包好像还落在后勤部里。




(tbc)



◇◇◇





瞎唠:
我杀手机排版🔫
下一更收个尾就真的完了!!!()

评论(4)
热度(46)
 

© 一根风针 | Powered by LOFTER